搜索
搜索
武汉生物技术研究院

十周年文集

10th Anniversary Collection

资讯分类
/
/
/
专业服务 =“六亲不认”+“委曲求全” / 朱俊铭

专业服务 =“六亲不认”+“委曲求全” / 朱俊铭

【概要描述】

专业服务 =“六亲不认”+“委曲求全” / 朱俊铭

【概要描述】

详情

我正式进入研究院后,在校企服务部工作。后来随着入驻团队产业化进程的不断推进,校企服务部的名称也随着工作重点的转变而变成了产业促进部。这里,分享一下我在为入驻团队服务过程中的两个较典型的故事。故事中的人与公司名称均为假名。

 

“尽管有人托付,我也要将你‘磨’出去”

2013年初,明豪公司以开展抗体芯片和多肽芯片项目的名义申请入驻研究院。然而,通过沟通了解和进一步调研,发现明豪的主营业务竟然是多肽合成。我们考虑到多肽合成过程对环境可能带来的不良影响,没有将其纳入入驻答辩的候选名单。他们反复催问,并解释说多肽芯片制备需要合成少量多肽,抗体芯片制备首先需要合成一定量的抗原,这些只是最终产品的一个工作环节和步骤;而且,以前在上海从来没有遇到过环保方面的问题。我们仍然没有答应。

 

后来,明豪公司负责人缪总找到一位老乡向我说情。这位“老乡”是我非常尊重的一位同事——三次罹患癌症仍然在申报自然科学基金的60余岁的程教授。程教授说,缪总是一位有上进心的青年人,在自己的感召下从异地回汉创业,技术和为人都值得肯定,希望能够给予一个机会,他们愿意采取成熟的技术方法来保证我们担心的问题不发生。将信将疑,我们将明豪公司推荐到入驻答辩会,竟然没有在关键问题上被专家质疑,于是,明豪公司入驻研究院正常工作了。我们特意要求其签订《环境保护承诺及责任书》。

 

一开始,明豪确实没有对周围环境造成明显的影响。半年以后,随着其业务量的增大,邻居开始出现投诉,于是我们立即上门要求整改。没多久,又出现了新的投诉,我们再度上门。反反复复地,前后将近一年时间,我五六十次到明豪去责令整改或搬迁,差不多平均一周一次。每次我的脑子都疼,缪总和明豪的员工看到我就怕。程教授几次关切询问,我都以缪总违约婉拒了他的求情。最后,明豪公司被迫搬离。你不按规矩来,我就用耐心将你坚决“磨”出去。

 

“我不满你的作为,但我忠实履行我的职责”

部分团队的负责人挺有个性,不论遇到什么问题都找你。你会帮他分析情况、提出建议,甚至用个人人脉关系帮其克服困难。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要心存“妄想”——他对你感恩戴德,你要祈祷他千万不要让你当“背锅侠”。我不小心就碰上那么几位,其中航诺公司龚总多次让我处于尴尬境地,以至于我忍无可忍,当着院领导的面发飙,指责他没有陈述事实,诿过他人。领导批评我不能用粗暴态度对待一位科学家!我口服心不服……

 

时间慢慢过去,一天,航诺公司行政人员来找我,说他们一楼有实验室出现不明来源的异味,物业多次查找无果。我和物业负责人去现场查看,分析情况,甚至绕一大圈跑到实验室外面,趴在地上用电筒照地下挑空层查看里面的情况,到旁边草坪观察,仍然没有查到源头。连续三天,我每天催问物业找人调查,最后发现并证实,该异味乃是另一个方向紧贴研究院的一条园区管道泄露所致,但是怎么就传到航诺公司的实验室呢?

 

另一个周五,航诺公司行政人员又找到我,说他们一楼仪器室漏水,每天一大早仪器室地面都有大量渍水。近几日多次向物业反映,没有解决。今后几天天气预报有大雨,担心晚上积水过多烧坏设备。而且近期订单很忙,不能中断,将设备抬高起来都不可能。我到现场后向物业详细了解情况,他们说这几天一直在盘查,最后确认就是外墙处有一个玻璃门,玻璃门上的玻璃门檐与外墙之间的裂缝导致雨水过大就会沿着墙面漏进仪器室。但是因为连日大雨,必须等天晴了才能施工修复。大家一块讨论,我提出几条措施:找几条旧毛巾,将雨水引到门檐外侧,不让积水沿墙流;物业加强值班,每六小时查看一下仪器室,及时清理室内地面渍水。最后,这个问题得以解决。

 

无论我多反感龚总,但是对航诺公司的服务不能掉链子。我也学会尽量不再对其承诺超过职责范围以外的帮助,减少不必要的烦恼。几年过去了,当我和批评我的院领导、龚总一块合影的时候,院领导对我和龚总友好相处表示肯定。我心里蹦出这么几个字——“以直报怨”“知行合一”。

 

总之,在引进、服务团队的时候,必须坚守自己的岗位职责、社会道义,同时也要学会处理问题的方法,更要掌握交流沟通的技巧。这样,才能干好自己的工作,创造和谐的气氛!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