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武汉生物技术研究院

新闻资讯

NEWS CENTER

资讯分类
/
/
媒体聚焦
29
2018-08

今日光谷:一个“技术控”的18年——访武汉威蒙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涂晓波

2018-08--29 点击量 : 3
本期嘉宾   涂晓波,1963年生,湖南郴州人,武汉大学电化学专业毕业,武汉威蒙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政策法规出台、行业规模提升、产业技术升级……多重利好因素叠加,2018年无疑是环保行业节节高攀的一年。   2018年对涂晓波而言,也是值得期待的一年,“今年,威蒙环保将整体盈利。”默默扎根18年,公司从9人增长到近50人,公司的电化学水电解环保技术已在行业内崭露头角。   烧钱研发   1979年,恢复高考没多久,16岁的湖南娃涂晓波考进武汉大学读电化学专业。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武汉市葛店化工厂工作,凭借过硬技术,从车间技术员成长为厂里最年轻的中层干部。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全国掀起一股全民经商潮,涂晓波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1993年,他辞职创业,做过服装、机电生意,而后成立了武汉威蒙化工机械公司,从事化工机械相关贸易。   尽管离开了化工企业,涂晓波对自己的专业念念不忘。他发现工业企业很多高浓度不易生化降解的废水,使用传统技术手段再处理难度较大,而水电解技术的强氧化性和强还原性恰好能解决这一情况。   抱着成不成都要试试的信念,2001年,涂晓波与朋友组建团队,着手电化学水电解废水处理的相关研究。涂晓波一边打理贸易公司,一边自掏腰包做电化学水处理实验,每年投入几十万元,坚持了十年。   投身环保   2011年8月,国务院发布了《“十二五”节能减排综合性工作方案》,把垃圾渗滤液的处理处置列入了加快关键技术推广与设备产业基地建设的重点支持项目范围。   垃圾渗滤液是垃圾在堆放和填埋过程中,由于发酵、雨水冲刷和地表水、地下水浸泡而渗滤出来的高浓度废水,成分复杂,一旦直接排入自然环境中将会严重污染环境。而中国城镇化的推进,城市垃圾越来越多,众多垃圾场产生的垃圾渗滤液随之增多。   电化学水电解技术能处理工业废水,同样也能处理垃圾渗滤液。带着对市场的憧憬,涂晓波决定全身心投入环保领域,2011年,他在光谷成立了武汉威蒙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威蒙环保与武汉大学水电解工程组和中钢集团武汉安全环保研究院等单位合作的垃圾渗滤液无害化处理技术,经过两级电化学高级氧化技术处理垃圾渗滤液,出水达到国家排放标准。2012年底,这一技术顺利通过省科技厅组织的专家鉴定,并被认定为国内领先。   2015年,涂晓波接到第一个订单,是安徽宿州市某县垃圾填埋场的环保项目。“当时,进行环保处理的企业使用其他技术没能很好解决垃圾渗滤液的问题,多年积累下来的渗滤液量比较大,于是找到我们。”威蒙环保技术团队为其设计了一套电化学水电解处理设备,成功解决了这一难题。“不说打开了局面,起码有应用案例了。”   这次合作让涂晓波意识到,威蒙环保必须走差异化的市场路线。专注处理工业废水、垃圾渗滤液浓水等常规技术不能解决的难点,或许是威蒙环保切入环保行业的利器。   2017年,威蒙环保完成了湖北一家国有化工企业处理硝基废水的项目,最终排放出水效果超出客户预期。“这家企业的项目,我们跟踪了四年。”涂晓波颇为感慨。也正是因为废水处理的效果理想,该客户大力向集团内企业推荐威蒙环保,“今年上半年已经完成了三个项目,另外有多个项目正在准备阶段。”   合作共赢   炎炎夏日,城市垃圾的转运场所总会飘出持久不退的难闻恶臭。而在武汉某固体废弃物转运中心,两台清洗车喷洒过后,臭味马上就消散了。   这两台神奇的清洗车,便是威蒙环保联合中船重工中南装备有限责任公司共同开发的高浓度臭氧水车。臭氧水可以快速与硫化物和氨类等污染源产生反应,达到消毒和除臭的效果。   威蒙环保研发的电解式高浓度臭氧反应堆为国内首创。“这一技术应用在国际上都是领先的。”涂晓波说,常规的臭氧制备技术制作的臭氧浓度约为3%到10%。威蒙环保的电解式臭氧设备最高可以制作出30%臭氧浓度。在使用过程中,一般将臭氧溶解在水中使用,臭氧水中臭氧浓度越高越能达到理想的消毒杀菌效果。一般的臭氧水浓度在10毫克/升,威蒙环保的技术最高可达50毫克/升。   臭氧的特点是十分不稳定,易分解,半小时左右便会衰减一半,无法像普通产品般贮存,因此需现场制造、现场使用。高浓度臭氧水车正好解决了这一难题,使应用范围得以扩展,除臭消毒效果极大增强。   2016年9月,威蒙环保第一台高浓度臭氧水车交付,主要应用于转运站垃圾转运车、堆放站、地面去油污除臭杀菌等方面。同时,臭氧车还可用于防疫、水灾、地震等应急消毒处理。“未来前景乐观,但可能推广周期会比较长。”涂晓波说。   因为臭氧制备浓度高,威蒙环保研发的臭氧水机受到食品研究的教授专家的青睐,不少高等院校的老师前来购买,这让涂晓波感到十分高兴,“通过他们的使用,能更好地推广我们的臭氧制备技术。”目前,已有多家食品工厂采购了他们的高浓度臭氧水设备。   曙光初现   012年,涂晓波带着团队,入驻光谷生物城的武汉生物技术研究院。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研发空间不够用,“研究院帮助协调实验室,将这半层都给了我们。”涂晓波指着威蒙环保的实验室说。   公司的运转资金,一直由几个股东提供。但进入产品测试阶段后,资金压力猛增。涂晓波想过融资,也曾参加过一些创业路演活动,但涂晓波发现,投资研发周期较长项目的基金并不多。   在东湖高新区相关部门及园区办的支持下,威蒙环保陆续申请到两个“3551光谷人才计划”和国家中小企业创新基金,并通过了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几百万政府资助如雪中送炭,使威蒙环保挺过了艰难的初创期。   如今,威蒙环保已获得包括8项发明专利在内的20余项专利,2017年威蒙环保销售收入1000多万元,“2018年争取销售收入达到3000万。”涂晓波说。   18年的坚持,即将迎来扭亏为盈。困难时期研发团队的努力和坚持,最让涂晓波满怀感激。   威蒙环保团队有近30人的研发队伍,年龄从20多岁到70岁。除多位武汉大学教授及博士组成的基础研发团队外,“公司几位出生于40年代的资深技术专家,组成了威蒙环保独具特色的‘40后工作站’。”其中,71岁总工程师张怀松是涂晓波在葛店化工厂的同事,从2001年开始便与涂晓波搭档做研发;72岁的首席专家周元全教授是涂晓波的老师,也是电解式高浓度臭氧技术的发明人。“这些年,除有一两位年轻的大学生离开,团队人才基本没有流失。”涂晓波说。   从读书到创业,从做贸易到做研发,近40年的时光,涂晓波经历了理想照进现实的艰难与喜悦。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新时代对环保的高要求,让涂晓波看到了更多希望。
查看详情 查看详情
上一页
1
2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