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武汉生物技术研究院

新闻资讯

NEWS CENTER

资讯分类
/
/
/
武栋成:细胞治疗的幕后英雄

武栋成:细胞治疗的幕后英雄

  • 分类:媒体聚焦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06-25 14:13
  • 访问量:

【概要描述】人物名片:武栋成,加拿大籍华人,细胞生物学博士,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光谷化学与生命科学学院院长。

武栋成:细胞治疗的幕后英雄

【概要描述】人物名片:武栋成,加拿大籍华人,细胞生物学博士,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光谷化学与生命科学学院院长。

  • 分类:媒体聚焦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06-25 14:13
  • 访问量:
详情

人物名片:武栋成,加拿大籍华人,细胞生物学博士,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光谷化学与生命科学学院院长。1993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留武汉大学医学院生化系工作,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及教授。1993年起分别在武汉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从事细胞生物学、神经细胞生物学的相关基础研究,于2001年4月至2009年5月在加拿大McMaster大学医学院分别作为博士后及研究科学家,在细胞信号转导及干细胞领域工作8年。2009年6月起兼任武汉红桥脑科医院细胞治疗中心主任,2012年在光谷生物城武汉生物技术研究院创立武汉汉密顿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高大、魁伟的体型,标准、结实的身材,精致、得体的衣着,黝黑、英俊的脸庞……武栋成给人的第一印象更像是一位模特或者运动员。然而,他的真实身份却是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北省楚天学者特聘教授、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光谷化学与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武汉汉密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逃兵”与“斗士”

 

武栋成教授是湖北仙桃人,1982年考取湖北医学院医学专业,毕业后当了三年临床医生,而后考回湖北医学院攻读医学硕士学位,并开始了细胞研究,毕业后留校从事教学工作;1998年,武栋成赴香港科技大学深造两年,两年后又远赴加拿大做访问学者,致力于干细胞技术的应用与转化;期间,武栋成还在武汉大学完成了博士学业。

 

“我是临床医学的逃兵”,采访中,武栋成教授曾这样形容自己。本科毕业后,他曾做过三年临床医生,然后就一直从事科研。原因在于,做医生只能一个一个地救治病人,在面对一些病入膏肓病人的时候,他往往会有力不从心的感觉,这让悲天悯人的武栋成感觉很不好。他希望能掌握更多的技术,能救治更多的人。于是,从1990年起,武栋成选择不断深造,并专注于细胞研究,尤其是1998年至2009年,武栋成在香港、加拿大,做了整整11年的全职科研,对细胞生物学、细胞治疗尤其是干细胞治疗有着深入研究。他做了临床医学的“逃兵”,为的是成为细胞治疗的“斗士”。

 

据武栋成教授介绍,从生命形成开始,人体细胞就在不停地进行新陈代谢,成人每分钟有3亿个细胞死亡,每天体内大约有10万亿个细胞被新陈代谢。人体的绝大部分细胞因为高度分化往往会失去再分裂的能力,但是,机体在发育生长过程中会保留一定数量的尚未分化、具有多向分化潜能、自我更新能力的原始细胞,干细胞就是其中一种。通过干细胞移植,可以使病变细胞“再生”,对许多疑难病如神经退行性性疾病、脑梗塞、脑外伤后遗症、冠心病等有着独特的治疗作用,甚至可以使人延缓衰老,让青春永驻,这就是干细胞治疗。它具有见效快、效果好,无副作用和不良反应等显著特点。

 

认识并验证国外细胞治疗的优越性后,武栋成教授的第一反应是立即将其应用到国内的临床,造福更多人。此时的武栋成大儿子正准备上大学,小儿子出生不久,爱人在一家医院上班,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2009年6月10日,他毅然一个人回国,与武汉红桥脑科医院合作,通过干细胞尤其是神经干细胞移植治疗难治性神经系统疾病,并于当年7月31就开始了对第一位脊髓损伤病人的治疗。

 

相信不少人都还记得武汉少女歌唱组合“超级玛丽”的成员韩萱。2006年,韩萱因为遭遇煤气(一氧化碳)中毒,被医院诊断为“永久植物状态”,2009年,韩萱的家人将她带到武汉红桥脑科医院接受治疗。考虑到韩萱脑部神经细胞的自我修复功能已经缺失,武栋成教授决定借用外力对她的受损部位进行修复。在连续接受三次神经干细胞移植以后,韩萱的病情有了明显的变化,不仅面色红润,两眼有神,以前消失的听觉也逐渐恢复,甚至可以通过面部表情来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病情得以有效控制。

 

大人不华,君子务实

 

2012年,光谷生物城的建设如火如荼,由东湖开发区管委会、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华中农业大学、中科院武汉分院联合组建的武汉生物技术研究院向武栋成教授伸出了橄榄枝。知之愈明,则行之愈笃;行之愈笃,则知之益明。经过三年的临床检验、对细胞疗法有了更大自信的武栋成决定成立自己的公司入驻研究院,这一次,他选择的是用免疫细胞治疗法治疗恶性肿瘤。

 

免疫细胞治疗是肿瘤康复医学一种新兴的、具有显着疗效的全新的抗肿瘤治疗方法,弥补了传统的手术、放疗、副作用、化疗的弊端,已经被公认为21世纪肿瘤综合治疗模式中最活跃、最有发展前途的一种治疗手段。武栋成认为,这种技术才是完全消灭肿瘤细胞、彻底治疗癌症的根本:它通过采集人体自身免疫细胞,经过体外培养,使其数量成千倍增多,靶向性杀伤功能增强,然后再回输到人体来杀灭血液及组织中的癌细胞,打破肿瘤免疫耐受,激活和增强机体的免疫能力,兼顾治疗和保健的双重功效。

 

据武栋成教授介绍,美国医药巨头辉瑞公司也看好此技术,已投资3.7亿元与法国生物科技公司Cellectis联合研发癌症免疫治疗药物。肿瘤免疫治疗技术开发企业凯德药业登陆纳斯达克后,上市首日股价即飙涨逾70%。细胞免疫治疗无疑是基因测序后的下一个万亿市场。

 

武栋成教授的汉密顿公司主要采取DC-CIK细胞治疗法。

 

DC细胞是已知的正常人体内存在的一种具有最强的抗原提呈细胞,能够直接摄取、加工和呈递抗原,刺激体内的初始型T细胞活化,识别和杀伤肿瘤细胞,并能够抑制血管生成,同时激发免疫记忆保护。

   

将DC细胞与CIK细胞混合培养,得到的一种具有更强抗肿瘤功能的效应细胞。适用于神经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泌尿系统、血液系统(除T细胞淋巴瘤)等癌症及其转移癌等各种不同阶段肿瘤的治疗,具有针对性、全面性、彻底性、广泛性、持久性、安全性等特点。

     

创业初期往往是最艰苦的时候。大人不华,君子务实,这是武栋成教授始终的信条,只有踏踏实实做事才会有坚实的回报。从2012年初开始,武栋成教授边建实验室边跑市场,做预实验、安全评估,事事亲力亲为,没日没夜地忙碌。这种情况持续了大半年,直到公司人员到位、实现正常运转。

 

2012年10月,汉密顿公司与武汉市兰青肿瘤医院签订“抗肿瘤细胞免疫治疗技术的合作协议”;11月,与武汉市五医院签订合作协议;12月,与武汉市第二中西医结合医院签订合作协议……截至目前,汉密顿公司已和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等湖北省10多家大中型医院签订了合作协议,年收入超过1500万元。

 

期间,武栋成教授和公司技术总监汪敏教授先后获批东湖高新区“3551人才计划”,公司也通过了高新企业认定,获得了科技部、市科技局相关奖励。经过两年的积累,汉密顿公司现有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分为管理区、综合区、销售区、研发区(500平米);员工28人,其中博士6人,硕士6人,90%以上为本科学历,成为了湖北省内专业提供抗肿瘤免疫细胞治疗技术服务规模最大、合作医院最多、创新能力最强的企业。

 

2013年12月,汉密顿公司成功完成股份制改造并登陆“四板”,成为光谷生物城500多家企业中在武汉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四版市场)挂牌的12家企业之一,公司形象得到全面提升。预计在未来两到三年内,将成长为年销售收入不低于5000万元的快速成长型企业,成为省内抗肿瘤细胞免疫治疗领域的龙头。

 

默默无闻的“幕后英雄”

 

尽管公司发展得红红火火,在问到什么时候最有成就感时,武栋成教授的回答却是:在获知病人情况好转的时候。因为公司是和医院合作,并不直接接触病人,他们只是幕后英雄,但武栋成乐意。

 

病人王东伟是一位84岁高龄的离休老干部,2013年5月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诊断为“前列腺腺癌”。由于患者年事已高,无法承受手术及放化疗带来的痛苦,于2013年6月转入武汉市黄陂医院肿瘤三科接受抗肿瘤免疫细胞治疗,两个疗程后,病人病情有了奇迹般的好转。原来的王东伟神志不清,食欲不佳 ,排便困难,不能独立行走,每日卧床不起,疼痛不已,整夜不能入睡。治疗后精神良好、吐字清楚、食欲增加,行走自如,肿瘤生长得到明显控制,肿瘤转移引起的疼痛立刻消失,患者和家属们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这就是武栋成愿意看到的结果,他希望更多的病人能够接受这种疗法,赶走病魔、减轻痛苦、提高生活质量。但是在中国,细胞免疫治疗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普通民众,人们对它的认知都还很不够,甚至还有人在歪曲这种技术。前不久,有媒体还根据一名记者的片面了解对肿瘤细胞免疫治疗予以了负面报道。“我们在第一时间进行了反驳”。

 

肿瘤细胞免疫治疗在美国起源,并于2010年获得政府批准,至今仍在广泛使用,在全球的累计病例超过上万例;在国内也有多家医院开展,疗效和安全性都比较令人满意。如北京解放军301医院、天津肿瘤医院、广东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四川省肿瘤医院、武汉协和医院、长沙市湘雅医院等,临床工作进展顺利,疗效受到患者普遍好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新闻直播间》、《科技之光》、《走进科学》等权威媒体和栏目进行了多次相关专题报道,该治疗技术已经成为肿瘤综合治疗中不可或缺的治疗方法。  

 

在中国,每年新增癌症病人超过370万人,而细胞免疫治疗目前还在以“第三类医疗技术”的名义进行,而且监管缺位,略显混乱;同时,我国细胞免疫治疗在技术上,也与海外领先公司有一定差距。“但是,我们仍对这一市场的前景持乐观态度,因为国内技术进步很快,随着监管成熟,我国细胞治疗产业将进入良性快速发展时期,甚至可能出现以药品形式获批的产品。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完善和改良自己的技术,尽快增大市场份额,做强做大。”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